您的位置:

首页> 经验故事> 妍与环的未年初月夜

妍与环的未年初月夜
妍与环的未年初月夜《一
  
  「肥牛、芝士捲、金针菇、冬菇、乌冬、青菜⋯」
  
  超级市场内,妻子逐一把火锅材料放进购物蓝内,我看到几乎满一蓝子的份
量,提点说:「喂,两个人吃不了那幺多吧?」
  
  「我已经看着买,这全都是火锅的必需品,缺少一样就没有意思了!」环振
振有词地强调说,我把两分牛肉提起:「但肥牛不用买两份吧?不如一份牛肉一
份羊肉?」
  
  妻子反对说:「不行!今年是羊年,不可以吃羊那幺可怜的!」
  
  「是这样吗?但牛年我好像也一整年吃牛肉⋯」我搔着头道,环坚持说:
「反正今年是我的年,一年不可以吃羊。」
  
  「好吧,我的小绵羊⋯」
  
  我是泽,这个是我的新婚妻子环⋯根据老婆的标準,婚后一年以内都是新婚
,我俩拉起天窗九个月,勉强算是未超过这个範围。
  
  我行年二十七岁,妻子则二十四岁,今年刚好是本命年,人说羊年女生特别
温驯,我家小环亦没例外,她脾气火暴、性格直爽,但骨子里却是外刚内柔,又
容易心软,是一头披着狼皮的绵羊。
  
  我和环的感情道路算是顺利,大家皆是一心向着对方。好吧,男女之间的交
往过程小问题当然会有,而曾把我夹成磨心的,是我的中学同学、妍。
  
  「姐姐!」
  
  在大家安静地选购物品的时候,环突然一声怪叫,令四周的顾客目光都放在
她身上,我心想这种剧情果然够烂,一说曹操,曹操便来了。
  
  一头及肩长髮、身穿黑色阔长外套,配上一双长筒靴的妍脸带微笑,落落大
方地从不远处走近。这位便是我提及的中学同学,也是当年同学间的女神、妍。
  
  她亦是我最好朋友、强的妻子。
  
  我跟妍曾有一段感情瓜葛,正确来说我们不曾交往,但又互相抱有好感,而
最难解释的是,我们有过肉体关係。
  
  别误会,我们没有偷情,发生关係的地方是一种多人群交的派对,这比偷情
更下流?好吧,我明白这种事是较难解释,亦不容易接受。但我只可以说,当任
何一个男人知道,像妍这般学生时代的女神是派对中主角,我想谁都会毫不考虑
地参与。
  
  环无疑称得上是个小美女,但拍在妍的旁边,就完全变成一个平凡的邻家女
孩。这亦是交往时候,女友一直不相信我可以完全忘记旧情的原因,毕竟女神对
女孩,胜负是浅而易见。
  
  我不讳言我没有忘记妍,犹幸环是一个气量大的女生,她甚至接受了妍在我
心里佔一席位的事实。我发誓我全心全意爱环,但不希望因此失掉我的好朋友。
  
  可以说,环是我最爱的女人,而妍,是我一个很重要的女人。
  
  然而随着妍与强的共谐连理,一切往事都以最理想的方法解决。妍与环,也
保持着最好的姐妹关係。
  
  「环妹,这是妳要的东西。」妍脸上挂着和蔼笑容,把一个白色盒子递给妻
子,环欢喜地接过,我奇怪是什幺,妻子笑说:「是蛋糕,庆祝过新年当然要切
蛋糕,我拜託姐姐给我做的。」
  
  我脸露不悦道:「这种事妳怎幺麻烦妍?是谁说过新年要切蛋糕?妳家乡习
俗吗?」
  
  环伸舌说:「心痛我打扰你的旧情人幺?今晚你不要吃!」
  
  「什幺旧情人了?妳这小顽劣老是口不择言。」超市里客人不少,我为免别
人误会的不跟妻子计较,上前向妍说:「抱歉这种事麻烦妳了,花了多少钱?我
给妳付。」
  
  妍摇头道:「别客气,这种小事不必了。」
  
  我坚持钱财要均真,劳烦别人做蛋糕还要亲自送上:「材料费总得要付,还
要妳亲手送过来。」
  
  妍微笑说:「那一百万好了。」
  
  「一、一百万?」我承认是有点超过了预算。
  
  「贵吗?我亲手做的哦,要付就付一百万,不想付,就别跟我提钱了。」
 
  妍的粉脸笑得很可爱,我无言以对。唉,真的不应该让她接近我妻子太多,
以前旧同学明明很温柔的。
  
  「那不好意思了。」我难为情说,妍半责怪道:「你跟我说这种话啊?」
  
  「喂,你两个当我透明幺?」在旁边的环嘴哼哼道:「泽你老是婆婆妈妈,
如果不是有我在阻着,姐姐都做妳老婆了,还会跟你计较一个蛋糕幺?是不是呀
,姐姐。」
  
  「哈、哈哈,呀!环妹妳买那幺多,今晚準备火锅吗?」妍尴尬的转过话题
,看着环手上的购物蓝明知故问,妻子成功被转移眼线:「是哦,除夕还是吃火
锅最合适吧!」
  
  「吃完火锅切蛋糕吗?」妍对环的完美安排苦笑道,妻子像个小八妹的反问
说:「姐姐妳今晚和强哥吃什幺的?」
  
  「我嘛,今晚打算弄牛排。」妍回答道,环即时两眼放亮的一脸嚮往:「牛
排那幺好哦?那有没红酒?」
  
  「也许会喝一点吧?」
 
  「烛光晚餐!很浪漫哦,泽,看你多老套,除夕哪有人滚火锅?姐姐,我们
去买牛排!」环把挑好的材料都塞到我手,一屁股拖着妍便走。无可奈何的我只
有遭受店员白眼,一一把物件放回原位:「明明是妳说要打边炉⋯」
  
  「姐姐,牛排不用调味料吗?」
  
  「不用,放些海盐和胡椒粉,味道便很好了。」
  
  两个女人边聊边行,拿着蛋糕的我像个随从跟在背后。没说错吧?事前没考
虑,横冲直撞,我怀疑环根本不是一头羊,是头牛。
  
  但即使妻子任性如此,我还是很幸福的。
  
  买好晚餐菜餚,我俩跟妍别过,环兴致勃勃起说要给我煮美味牛排餐,我心
想妳跟妍那五分钟的谈话式教授,这顿饭可以吃得下肚,已经十分不错。
  
  回到家里,妻子忙着準备,我闲着无聊,上网看了一会新闻,正打算去洗个
澡,厨房里传来一声怪叫:「哗!」
  
  别人听了,可能会以为发生什幺大事,但我家女孩事无大惊小叫是家常闲事
,我早就习惯,懒洋洋地走去看看又是什幺「惊天动地」的小事情。
  
  「刚才忘了买红酒!」环惨兮兮的说,我没好气道:「妳我都不爱喝酒,买
什幺红酒了?」
  
  「不行啊,烛光晚餐没红酒怎幺成事?泽你还没换睡衣,立刻去买!」
  
  「喂⋯」
  
  我从来不会怀疑我的妻子是那种可以用言语去改变主意的人,女人爱浪漫,
佳餚美酒也可以理解,但妳真的肯定今晚自己煮的将是佳餚?
  
  我哼一口气,穿起外套回到刚才的超市,随便抽了一瓶,回程时经过花店,
心想妻子爱浪漫,不如就成全她一次,烛光晚餐,还是有鲜花最令女人倾心吧?
  
  结婚了也要保持惊喜,是夫妇相处之道。
  
  「我回来了。」回到家里,我溜进房间,把鲜花收起,再回客厅将酒放餐桌
上。妻子仍在厨房里忙着,我匆匆回来身上有点汗水,着环说:「没东西忘了买
嘛?我去洗澡。」
  
  老婆柔善地回头笑说:「没有了,你去洗澡吧,老公。」
 
  「那我去了⋯」我顺口溜着,但随即发觉不妥,这张脸我虽然是很熟悉,也
跟我上过床,但并不是我妻子啊?
  
  「妍?」我吃惊地退回厨房外,只见妍身上挂着围裙,手熟练地握着镬烹煮
着牛排,把海盐均衡地洒在肉上。
  
  「什幺事啊?泽。」
  
  「妳⋯为什幺会在这里?」我莫名其妙问,妍嘟着嘴说:「为什幺?很不想
看到我吗?」
  
  「我不是这个意思,但⋯妳刚才叫我什幺?」
  
  「刚才?哦,你说老公?」
  
  对旧同学轻鬆地把这个不应属于她的称呼说出口,我搞不清状况的发呆起来
,妍有点不满的道:「我这样叫你不可以吗?老公!」
  
  「又是环那小辣椒的鬼主意吧?」我迅速猜到这又是环的好事,妍没有理我
,拿着叉子把镬中的牛排切一小块,跟我说:「试试味道可以没有?」
  
  我咕咕噜噜地上前去张开嘴,妍把牛排餵到口中,肉质鲜嫩,牛味浓郁,入
口即溶,不禁讚叹道:「好味!」
  
  「嘻嘻,还可以吗?」妍甜丝丝的笑容欣悦,满意地关掉火制,把香喷喷的
牛排放置碟上,再掺上伴花,色香味一应俱全。
  
  「好了,那你想先吃饭,还是先洗澡?」妍笑笑问我,我想说不如先告诉我
是怎幺一回事。
  
  「交换夫妇?」
  
  跟妍坐在餐桌前,我猛然喘一口气,瞪大双眼,妍点头说:「对啊,夫妻间
刻板成规是很容易失掉新鲜感,所以偶然弄点新意,是维繫感情的好方法。」
  
  「维繫感情需要交换的吗?」我没有话说,本以为自己也懂搞新意,没想到
一山还有一山高,妍静默地问我:「很不满吗?」
  
  「这不是满不满的问题,那小顽劣总是改不了脾性,老爱自作主张,什幺也
不跟我商量!」我牢骚道,妍平淡地说:「是我提出的。」
  
  「妳?」
  
  妍把两手交叉桌上,以手背托头,幽幽的问道:「你在生气?」
  
  我楞怔片刻,有点不知所措道:「这⋯又谈不上是生气⋯」
 
  「那⋯让我今晚在这里,跟你一起迎接羊年的第一刻⋯好吗?」妍撒娇道。
那一声我敢保敢,世界上没有一个男人会拒绝。
  
  果然结婚了也要保持惊喜,是夫妇相处之道啊。

妍与环的未年初月夜《二》


  「不过我还是觉得很荒唐,妇解也不是到这个地步了嘛,也不先问问丈夫意
见的。」品嚐着妍的精湛厨艺,我仍是满口怨言。旧同学心情大好,微笑的揶揄
我道:「是吗?那有些人结婚了,还经常见曾经发生过关係的女子,妻子更跟她
称姐道妹,难道又不是很荒唐吗?」

  我给妍用这事来反攻一时应接不下,妍继续说:「而且我和环妹也只是想试
试当别个屋子女主人的滋味,尝尝给别人丈夫疼的感觉,没什幺不妥啊?」

  「没什幺不妥?妳试试问别人,跟别人丈夫过夜有没不妥?」我咕咕噜噜。
妍从容道:「你试试问别人,参加联谊派对,有没不妥?」

  算了,我就早知道说不过女人。

  我再吞一口牛排,转个话题问:「那强呢?他知不知道今晚的事?」

  「不知道,我想他现在也跟你一样,给吓一跳后,正教训环妹吧?我们说好
了,如果你和强任何一个不同意,交换便立刻中止,我们会打电话给对方。」妍
把上身攀前,询问道:「那你怎样?同不同意,要不要我陪你?」

  这确实是很难回答的问题啊,环我当然爱,但跟红颜知己渡过一晚也十分不
错,而且强为人风趣,话题又多,我想会逗得我老婆很高兴,应该有个愉快晚上


  「怎样?」妍催促问,脱去鞋子的脚趾头从餐桌下挑着我小腿,我清一清喉
咙说:「这种事妳们决定吧,我素来是十分尊重女性意见。」

  妍满意地按着手机:「好的,即是同意,我发讯息给环妹,说你是求之不得
,欢喜若狂,想也没想便答应下来。」

  我连忙制止女孩的陷我于不义:「拜託,妳说这些想我死吗?」

  妍放下电话,脸色忧伤:「那幺难道你是迫不得已,勉为其难吗?」

  「我不是这种意思,但…」

  话没说完,妍又继续输入讯息:「不是这种意思便好,那我说你既喜且悲,
上下忐忑那可以了嘛?」

  不愧是观人于微的聪慧女生,果然形容得够贴设。

  妍发过讯息后,不久我家小顽劣也回了给她,内容明显是给我看的:「好自
为之!」

  好自为之?怎幺好像说到是我偷情?明明是妳们自己要玩换夫,我只是无辜
被摆布,为何老是给女人玩弄于股掌之间。

  妍掩嘴窃笑,我哼着问:「但这句说话并不代表强是答应了吧?」妍满了解
丈夫的道:「他这个人什幺也不爱说出口,没说不好,不就是好。」

  要环跟死党睡一晚吗?虽然以前大家也参加过联谊派对,但环好像没跟强做
过吧?今晚岂不是要失身于他?

  妍知我顾虑,安慰我道:「放心吧,认识强这幺多年,还不知道他性格吗?
虽然外表是个花花公子,但内心蛮善良的,知道环妹是你妻子,不会乱来。」

  「我当然相信我的好朋友。」我坚信友情的点头,妍调侃道:「最多就是做
一些正常的夫妻性行为,不会有什幺变态玩意,你老友的喜好,你比我更清楚吧
?」

  强的喜好?中学便参加乱交派对,对女人来者不拒,还指望是什幺好人?妍
看我小家的表情又是娇笑起来:「还放不下来吗?我跟环妹真的相差那幺远,要
你像吃了大亏的。」

  「这不是吃不吃亏的问题,老婆就是老婆,多丑也是自己挑的,而且…」我
大义凛然地说出漂亮话,妍拿出小笔记纪录在案:「写下来,泽说环妹丑!」

  「别要断章取义好不好?」我决定收声了,在强权之下,蚁民的反抗只会招
来更悲惨下场。

  「要喝红酒吗?」我想起刚才从超市买来的红酒,妍摇头道:「不了,我不
喜欢喝酒,留给下次跟环妹浪漫吧。」

  「其实我俩都不爱喝。」

  「我知道,环妹只是找个借口把你引开吧。」妍毫不掩饰地笑说:「我也跟
强说要吃煎饼,要他跑去老远给我买。」

  我对女仕们撒谎后的理直气壮没有话说,换我引开环后要她跟强睡,只怕小
则哭闹,大则动粗,同一件事男和女,就是这样不公平。

  「怎样?是否对环妹的体贴安排十分感动?」妍绽放出灿烂笑容,我只有一
脸无奈。

  饭后妍开始把餐桌上的刀叉和碟子收拾,过往在家我和环一向是分工合作,
她做饭我洗碗。但这天妍一手包办,不许我进厨房半步,人说美女多高傲,我这
个旧同学可算是稀有品种了。

  「其实我过往也是很骄傲,很难相处,自以为长得漂亮,男同学们对我阿谀
奉承,性格不可一世。」偶尔和妍提起她的个性,女孩亦不讳言道:「后来受到
教训,才知道以前很幼稚,我想这是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吧?」

  今天的妍,已经是一个很值得爱的女人,而强,亦有资格守护这位永远的女
神。

  「呼,都弄好了。」搞定了一切,妍抹抹玉手,呼一口气从厨房出来,看我
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,奇怪说:「你在发什幺呆?」

  我不自然地搔头答说:「吃饱了小休一阵吧。」

  「哦。」妍应了一声,伸起指头架在樱唇,脸蛋儿红彤彤的问道:「那晚饭
吃过了,老公你想做什幺呢?洗澡?还是…」

  「还是?」那个表情诱惑得要命,我吞嚥一口唾液,期待称心答案,虽说心
繫娇妻,但孤男寡女,漫漫长夜也太闷了点吧?

  妍像故意捉弄我说:「切蛋糕?」

  我变成个洩气的皮球:「才刚吃完饭便吃蛋糕?」

  「也是呢,那还是先洗澡?」妍转身走进浴室,随即回到客厅:「以前来探
环妹时也没留意,泽你家的洗手间蛮大呢,可以容纳两个人,你经常和环妹鸳鸯
浴的吗?」

  「嗯?有…有时吧。」我对被问及私房事答得结结巴巴,妍故意把眼珠儿朝
天,若有所思的回忆着:「我记得第一次跟泽好时,也是一起洗的呢,嗯,没错
,是一起的!」

  说完女孩挨在墙边,两根修长美腿从薄纱般的深蓝长裙中隐约透现,拿开围
裙后的胸脯曲线勾人心韵,一个完美的S字型尽现眼前。

  「要案件重现吗?」妍眨着明眸,问了明知故问的问题。

  「也好。」我心无杂念,答了理所当然的答案。

  既然今次交换是女方提出,我也老实不客气,好好享受这回味往年荒唐事的
机会。妍像女主人般的从睡房打开衣柜,拿出环的睡衣和那私人的内衣裤,旧同
学笑道:「连男人也可以交换了,衣服更没所谓了吧?」

  我看着妍那豪迈的D杯奶,再望望那明显不只小了一圈、还要加了厚厚胸垫
的文胸,心想这是得物无所用。我家小环的胸罩,是铁定包不下妳那骄人的丰乳


  妍没在意地所需衣物都拿了一份,亲热地牵起我的手来到浴室。说来我跟妍
有过无数次的性行为,但单独共渡春宵还是第三晚,那心跳感觉使我彷彿回到往
年的青葱岁月,无可否认即使多心爱现在的伴侣,初恋情人在男人心里,仍是有
一种永远无可取替的独特地位。

  「泽,我替你脱衣服。」在自己的家给别个女人服侍脱衣,那感觉还真是奇
异。妍像个最体贴的妻子,首先举止优雅地把自己衣物逐一脱下,姿态动人。跟
环每次洗澡都像小孩子般,二话不说就衫裤剥光,撒到一地胸罩内裤大相逕庭。

  脱光自己,妍继而温柔地替我褪去衣服,调较温水,无微不至。两个赤条条
的中学同学玉帛相对,大家的身体早不陌生了,但每次重遇,仍是叫人陶醉,加
上此刻单独相处,那份放鬆心情就更令人可以仔细欣赏这副美丽的胴体。

  「你这个人,每次都要这样望人家。」妍大方地让我看过够,只以半带含笑
的态度责怪。我点头道:「这次不一样,上一次看她们还是独身,今天是人妻了
。」

  「她们?」妍对众数感到奇怪,我轮流指向三点,旧同学禁不住「噗哧」的
笑出来:「你很好奇怪,哪有这样形容的?」

  「妳和环更不奇怪,哪有结了婚跑到别人家里和她的丈夫洗澡?」

  「你不喜欢吗?」妍嘟着嘴问道。

  「喜欢…」

  妍跟我同年,说起来首次看到她的身体是在二十岁的时候。当年旧同学仍未
褪去少女的生涩,经过几年,时间并未在她身上留下痕迹,反之为其添上成熟魅
力,像一朵盛放的蔷薇,散发出璀璨的豔丽光芒。

  「好美…」我细心欣赏这巧夺天功的艺术品,完全无瑕是形容这副胴体的唯
一字句。白晢浑圆的肉球,嫩滑得有如把一团羊脂包裹在薄薄的皮肤上,挺拔高
耸,滑不溜手。蓓蕾般的乳头向上翘立,色泽均匀,形状优美,和樱花色的乳晕
构成一个无可挑剔的动人美境。

  过往每次遇上,我总会好好把玩这双美乳,但今天却忽然不敢碰了,妍见我
一反常态,轻声问道:「你怎幺了?」

  我腼腆道:「不知道,好像…有点罪恶感。」

  「呵呵,泽变正直了呢。」妍把整个身子依偎在我胸前,暖洋洋的体温藉着
肌肤传送,渗至心头,女孩神情娇憨的抬头望我:「亲一口⋯好吗?」

  「嗯…」我毫无犹豫地亲在那如水欲滴的红唇上。

  沉重的鼻息,燃烧起的并非情慾的火燄,而是一种窝心的暖意。

  「泽…」

  「什幺?」

  「你觉得…我们的关係可以用什幺来形容?」

  「友谊…永固吧…」

  「不是…奸夫…淫妇…吗?」